【大紀元】遇難者的尊嚴

原文鏈結:http://tw.epochtimes.com/10/5/19/139029.htm

⊙李源

近日看到美國的一則消息,一位女孩在租住費城房屋管理局所提供的公寓期間,因房屋發霉,不幸患上哮喘,繼而病情惡化導致腦部損傷。儘管費城房屋管理局不認為他們在本案中有違法行為,仍拿出950萬美元,補償這名女孩。我相信每個中國人看到這則消息都會感到驚訝,美國的政府管理部門怎麼如此慷慨和負責呢?

令中國人感歎的還有前段時間在美國發生的礦難事故。美國總統歐巴馬親自趕到哀悼會現場,念出每一個遇難礦工的名字。遇難礦工每個人獲得一次性補償金300 萬美元,另外還有5倍的年薪補償(約35萬美元)、家屬子女的醫保費用和所有子女4年大學的學費,總額約在400萬美元以上。這個標準是如何確定的?按照煤炭公司的表示就是,「希望使遇難者家屬此生不再為金錢煩惱。」

每一起事故都是對社會的一次傷害,都是對一個家庭的災難。圖為武漢一名因食用有毒奶粉的嬰兒正在接受醫師診治。(Getty Images)

與美國人相比,中國人的生命價值如何?遇難礦工得到的補償有喪葬費、死亡賠償金、被撫養人撫養費、精神損害撫慰金等,看起來項目不少,但真正賠償的只有人民幣20—40萬元,折成美元約3—6萬元。按照中國大陸現在正常的生活和物價標準,這40萬元除了能在一所中等城市買一處60米平方的小居室外,基本上所剩無幾。死者的妻子如果不是年富力強或有一定的文化素質,就很難保障基本的生活,更不用說保障子女上大學的費用。今後的生活,他們將不得不面對金錢的煩惱。

與礦難職工相比,其它被致死致殘的民眾命運也同樣悲慘。山西問題疫苗事件中首例被致殘兒童的家長獲得的賠償額僅15萬元。這個孩子整個肌體終生致殘,本來應該按醫療事故賠償,卻在中共的暗箱操作下按疫苗接種後異常反應賠償。這個假疫苗事件可能造成上千萬人受害。三鹿毒奶粉事件中受害者人數上萬人,但中國媒體報導,只有兩例被公布死亡。其中一例死亡嬰兒的父母收到的賠償數額僅有20萬元,並被強制要求不再訴訟和索賠。

在中國還有一類惹人關注的賠償事件,就是中共警察的刑訊逼供所導致的致死致殘案。去年發生的陝西丹鳳縣高中生徐梗榮被刑訊逼供致死案,當地政府在百般抵賴無法向民眾交待之後,又反過來通過幾乎是私了的方式支付徐家12萬元喪葬、撫恤費,對徐的父母和奶奶當地最高標準低保給予終生補助。12萬元外加每年總額不到1萬的低保費,就把1個年青的生命打發了,而實施刑訊逼供的警察卻未受到應有的處罰。

這種低標準的賠付數額具有極大的社會危害性。它不僅給死者遺屬帶來生活的艱辛,也給處於同樣工作環境和類似處境的人帶來危險。因為標準太低,煤礦出了事,20萬元就能擺平,它何必花重金做投入大的安全設施呢?那些生產毒奶粉的廠家、注射假疫苗的防疫部門,既然10幾萬就能擺平死者,在巨額利潤面前,他們又怎能不繼續鋌而走險呢?這種低標準的賠付,等於變相鼓勵造假製毒事件的再次發生,等於變相放縱警察大膽的實施刑訊逼供。

其實,中共壓低賠付標準有它的利益,一是通過這種手段人為壓低中國勞動力的價格,用工人的生命和家庭的痛苦為中共換來巨額的財富。這種低標準的賠付使生命的價值在社會上得不到應有的珍惜,為降低商品的成本和價格,工廠仍不願為安全增加投入。因此,中國的工廠在國際上才被稱為「血汗工廠」。二是減少中共鎮壓民眾的成本。冤死1個人,致殘1個人,只需付出很低的國家賠償。中國存在大量的冤假錯案,按國際通行的標準賠付,中共就沒有了揮霍的資本。儘管中共今年修訂了《國家賠償法》,但因中共政權的本質未變,它對民眾生命不負責任的態度未變,在面臨國家賠償時,它會一如既往的推諉扯皮、死拖硬賴,決不會考慮死者的尊嚴和生者的痛苦。

每一起事故都是對社會的一次傷害,都是對一個家庭的災難。同樣是生命,在面對非自然的死亡問題時,美國的處理方式讓人感到對死者的尊重和生者的關心,而中共的做法卻讓人感到無奈、憤怒和傷痛。儘管賠償數額的多少並不能衡量生命的價值,但它反映了一個社會的責任,一個政府的責任。如果對於死者的家屬不能給與應有的補償,死者的在天之靈也難以瞑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