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他們搭起了通往無納粹世界的橋梁

原文鏈結:http://tw.epochtimes.com/10/12/28/155379.htm

文/林輝

在德國有一對家喻戶曉的兄妹,他們是漢斯‧紹爾和蘇菲‧紹爾。六十多年前,他們和其他4名青年共同成立了反納粹的組織「白玫瑰」,並以散發傳單的形式反對戰爭和納粹的統治。最後因在散發傳單時被人告密而遭納粹逮捕,4天後,也就是距離納粹政權滅亡不到一千天的時候,即1943年2月22日,紹爾兄妹被處死。一個年僅25歲,一個年僅22歲。兄妹二人走上斷頭台那一刻發出的「自由萬歲」的呼喊讓無數德國人汗顏,也震醒了不少麻木的心靈。迄今,這聲音依舊在德國的大地上迴響,也震撼著讀到他們故事的每一個人,包括我。我知道:在我還遠未出生的年代,他們亦為我而死。

而今,當我們重新翻閱「白玫瑰組織」在半年多的時間裡散發的6種不同內容卻達上萬份的傳單時,我們感受到的依然是震撼。

紀念蘇菲的博物館
紀念蘇菲的博物館中,仍放著象徵她精神的白玫瑰。(Getty Images)

「儘管在被德國征服的波蘭中,已經有300萬的猶太人在這個國家被以最殘忍的手法屠殺–德國人仍然笨拙的靜止不動,愚蠢的沉睡著,並且助長那些法西斯的罪行–任何人都希望對於此類的行為能被宣告無罪,每個人都希望繼續以最平靜的步伐,最平淡的良心走完人生的路途,但他不會被宣告無罪,他將有罪、有罪、有罪!」

「從希特勒的嘴裡說出的每一個字都是謊言……那些今天仍然不相信納粹邪惡存在的人,他們遠遠沒有理解這場戰爭的形而上的背景……我們必須在邪惡最強有力的地方攻擊它,這個最強有力的地方就是希特勒的權力!」

「沉默服從納粹的德國人即是納粹罪惡的脅從犯!」

「所有看到傳單的人,請為了言論自由、信仰自由以及保護個人免於受到罪惡的獨裁國家之獨裁行為所迫害而奮鬥!」

這是怎樣犀利的言辭、透澈的觀察!當年在納粹的強權統治下,儘管有不少人感覺事情不對勁,但極少人有勇氣反對希特勒的暴行,寧願過著舒服且懦弱的生活。因為去反對希特勒,就是在找死。然而,紹爾兄妹卻踏上了以弱抗強之路。如果他們如其他德國人那樣,繼續選擇沉默,繼續完成他們的大學學業,畢業後就是醫生或教授,他們的生活也將燦爛無比。可是,是什麼讓年輕的他們絲毫不畏懼犧牲自己的生命?

他們臨刑前的高呼就是答案,那就是自由高於一切的證明。正如蘇菲曾經對朋友所言:「已經有許多人為了這個暴政而死,現在應當有人為了反抗這個暴政而死了!」他們不是因為無知而無畏,而是深知所以無畏。

也正因為如此,紹爾兄妹和其他「白玫瑰」組織成員迄今在德國仍廣受尊敬,並被視為英雄。亦如有人所評價的那樣「他們搭起了通往無納粹世界的橋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