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凌雲寺 喜見夢中佛

文/蘇凰 攝影/李昕

我在少年時期,曾經做這樣一個似是而非的夢。夢見自己化為一條憤怒無比的火龍,圍著一尊巨佛咆哮不己,那佛面感覺有幾分熟悉,卻又不知在哪裡見過——此去蜀地樂山,見了那尊臨江而建的大佛,當下心中突然明白,原來夢中所見的佛,即是此座,於是為之燃香,再三作拜。

瞻仰天地間的偉觀

凌雲寺,在此佛像之後,有宋蘇東坡先生的題字,也算是千年古剎了,有文獻記載它造於唐代。前面的那尊大佛,也就是媒體上所稱謂的「樂山大佛」,就是佛經所 懸記、預言的未來佛——彌勒,這個彌勒,也有尊號為轉輪聖王或者為法輪聖王,我其實也認為猶太教希伯來語中的彌賽亞,也是指的這個,因為彌賽亞的發音與彌 勒相近。

凌雲寺,也不太大,有些地方與其他我去過的廟宇一樣,譬如也留有歷代文士的墨跡,刻在道路兩邊的青岩上,而越近於現代的就比較惡俗;在它的三寶殿的佛像盡 是現代化工藝品的味道,沒有什麼古意;有一間老一點的禪房,雖然破敗,背後卻是花葉扶疏,有黃鳥婉轉,我看到一個藕花池內,生出幾大朵的馬蹄蓮,花白如 玉,中間露出的長長的黃色花蕊,我在那裡呆立了一會兒,望了望日頭,心裡盼望太陽旁邊出現輪狀的佛光。

b4-2-20090714

凌雲寺之所以聞名,其實不在於凌雲寺本身,而在於那尊臨江的大佛,那也的確是天地間的一個偉觀,讓人驚歎,佛像兩邊的金剛護法也甚有不同,不類中土的造 像,嚴格的說來,與印度婆羅門神像有點相似。那尊大佛面如寶月,也真如我現在所尊奉的那位聖者的外貌有七、八分的相像,但要一睹全貌,必須行於江上。

失去幽麗風貌的古物

從凌雲寺的方向下來,只能窺其側容,兩邊是懸崖,崖上多生古樹,也有一些石洞,讓我聯想到電影《風雲》裡的情節,莫非佛像裡面別有洞天,有血菩提與火麒麟 這樣的仙物?想我之自小,尤為喜歡火焰之形的東西,也許能在某個黑夜,從裡面飛出一個威儀祥峙、火焰蒸騰的神獸,這也說不定——因為聽我父親說,他在年少 時就親眼見過從一個不大的石洞飛出長有翅膀的像老虎的怪獸。

那天我去的時候,遊人也不甚多,一路幾乎是前來朝香請願的香客,這些人又哪裡知道佛之所教的妙義?而此大佛的象徵——轉輪聖王,也更是少人知道的了。

站在山頭,透過江霧,對面就是樂山市,只見有幾棟高大的仿美現代建築,我心底竟出現了一種某名的悲悵,感覺這個國家一切傳統都被異化了,那些幽麗的古物,一個個面目皆非,什麼都失去了它原來的真諦了。

偶遇靈秀仙童和悠閒道者

在路邊,我欣喜的是遇見一個本地的小女孩,說一口地道的動聽的蜀國口音,我對她的形容是「靈秀」,如果略為打扮,扮樣甚是清奇,唇紅齒白,眉清目秀,完全 是道家仙童的樣子。另外碰見一個釣魚的漁翁,挎著一個竹製的魚簍子,雖然穿戴破爛,皮膚黝黑,但態度悠閒類有人間之道者,與之在路邊閒談,他問我從哪裡 來,我也問他今日的收穫。

他是一個賣藥為生的農人,年近七十,說到以前這裡的情形,他便滔滔不絕的講來,如在三十年前,江水很清,水內水族蕃衍,而且佛前也多有神異,確有高僧踏蓮 而去,也有人見某夜天門為開現仙女散花等等,而且就在二十年前,他在附近採藥也還有人參,與他交談了近一個小時,我才告別。

在黃昏七點的樣子,江心居然平靜了許多,也有些霧氣了,有幾隻水鳥在佛像前打圈兒,我站在船頭,又望見佛像的全景,不由再次對他生起了一種偉大的尊敬。◇

原文鏈結:http://news.epochtimes.com.tw/9/7/14/116794.ht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