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中共宣傳 都必須得反思維看

原文鏈結:http://tw.epochtimes.com/10/8/18/145788.htm

〈陳法生(中國大陸)〉

我曾經是中國少先隊員和中國共青團員,在這些年的觀察中我逐漸認識了它的邪惡本質,不願意再與它有任何的牽連,我宣布與它徹底決裂。

共產黨建政以後,把黨的組織深入到了村裡和胡同裡,設立了村委會和居委會,細緻入微地控制和操縱著社會,還從精神上控制著每一個人。首先是對黨員;黨員必須堅決服從黨的指揮,對於黨的「正面」宣傳要言聽計從,不能有半點懷疑——哪怕是畝產萬斤糧,指鹿為馬、顛倒了黑白也不能說個不字。

當年的彭德懷不是被打倒了嗎?劉少奇也被打倒了,結果再沒什麼人敢於說真話;當年中共號召知識分子向中共提意見,然後按圖索驥捉拿「右派」,以後的知識分子便成了黨的附庸;「改革開放言論自由」,但誰要想得到真正的言論自由那就會和「六‧四」是一個下場。

人們提到黨和政治就產生恐懼心理,在人們的意識裡黨的話是不可違抗的。任何人和組織都要為黨聽用,凡不聽從不順從的就要打倒搞臭,然後再踏上一隻腳讓他永世不得翻身。連和尚、老道也要被拉進世俗參加「人民代表大會」所謂的促進「國家的統一民族的團結」……

共產邪靈利用「現代化的科學思想」無情地打擊中國的傳統文化根基。現在所謂的國粹只不過是一個皮殼利用來裝裝門面而已。因為真正的古老中華精神的內涵是和它的邪惡本質相對立的,所以一定要把他消滅而後快——它擾亂人們的視聽,把地主都說成是惡人;把資本家說成是剝削階級;把台灣、韓國說得苦不堪言;說資本主義國家的人民怎麼貧窮,中國和北韓的人民怎麼的幸福,現在看來事實正好與之相反。

我看、聽、讀它的宣傳都必須得利用反思維的方式,比如他們把「四‧五」及「六‧四」運動的人誣衊成暴徒,那麼這些受批判的人一定是民族英雄;它們天天喊「三個代表」,那它們一定代表不了廣大民眾的根本利益,或者說它們確實是廣大民眾最高利益的代表,因為哪個領導不住豪華別墅?哪個官員出門沒有高級轎車?哪個「人民公僕」不是山珍海味?它們現在又開展黨員「保先」運動,那它們一定是最落後、最腐朽的代表。

法輪功講「真、善、忍」,中國幾千萬人都在煉,而中共誣陷他們,還導演了「天安門自焚案」嫁禍好人。

其實它自己才是「假、惡、鬥」的總代表,怎麼能容忍「真、善、忍」的存在呢?它們才是地地道道的反人類、反社會、反道德的邪教組織。我提議所有正義感尚存的共產黨員要勇敢地脫離這個邪教組織,不要再為它們充當門面。我鄭重聲明脫離共產黨這個邪惡的組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