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北大學生提問 難倒英相?

原文鏈結:http://tw.epochtimes.com/10/11/22/152716.htm

⊙芷子

英國首相卡麥隆在北大的演講結束後,北大學生的第一個問題是:「你作為英國首相能從我們中國模式學到點什麼?」遺憾的是,沒有聽到卡麥隆的回答。

但是,網路上已經有人替卡麥隆設計好了多種回答:加強城管隊伍建設,為和平與發展創造有利條件;全英國建立血汗工廠向全球供應廉價商品;把英國的房子全拆遷,然後鼓勵炒房;我下輩子一定要在中國大陸做首相,當個村長都成……。

網友的回答,無一不是揭示了中國大陸存在的根本問題。

近年來,城管執法犯法是常有的事,11月9日被網民們稱為「銷贓大會」的杭州城管在黃龍體育館中心西廣場公開拍賣從小商販身上搶來的東西,拍賣品有:筆記型電腦、桌椅、床被、鞋墊、甚至還有兒童玩具,加起來總共2,600多件。當將拍賣的圖片傳到網上時,很多網友都覺得非常心酸與氣憤,一位網友留言說:「一看就是些飽含血淚的東西!可能就是一家人賴以活命的全部家產。看這個新聞時,我的手在顫抖!」

小商販們擺地攤,是他們賴以生存的謀生手段,如果政府管制下的城管這麼野蠻的對待路邊攤,就等於剝奪了他們謀生的土壤與環境,久而久之,百姓的生存權將越來越難以維持。況且,這整個行政體系中,城管的執法權本沒有合法地位,卻如此猖狂,實際上就是一種非法掠奪。而在中國大陸,這種掠奪,卻被冠以「為和平與發展創造有利條件」的美名。

分析完城管的非法掠奪,再來說一下血汗工廠。之所以中國網友建議英國首相在英國建立「血汗工廠」,實際上另有深意。在中國南部的富士康科技是一個僱用80 萬中國大陸工人,生產包括蘋果、戴爾和惠普等尖端電子產品和部件組裝的台資企業。自從富士康爆發工人連環跳事件後,中國大陸的多家血汗工廠真相愈加受世界人們關注。在平頂山棉紡織公司,工人的時薪只有65分美金,還要忍受生產線上100多度的高溫。生產本田車鎖的工廠,工人的月薪132美元。可見,中國大陸出口的產品,靠的都是廉價勞動力。

中國大陸網民的智慧與幽默從某種角度上說,是被當局「逼」出來的,因為如果他們在網上直接說出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大陸存在的真正問題,那麼發言很快就會被網警「和諧」掉。在網上,把英文「China」翻譯成「拆吶」,把「Chinese」翻為「拆你死」,「made in China」,翻譯成「沒定拆哪兒」,這樣的黑色幽默,反映了強迫與暴力拆遷在中國大陸比比皆是,有的人為抗議暴力拆遷自焚而死,例如唐福珍、宜黃鐘家拆遷案。11月16日,湖北武漢市黃陂區盤龍城經濟開發區政府出動3,000多武警、公安、城管,對黃陂區後湖村進行被稱為「史上最大」規模的強拆,中國大陸人們在暴力拆遷中付出了慘痛的代價,隨之而來的便是官商勾結的「炒房」,令中國大陸人民的委屈無處申訴。

最發人深省的是,中國大陸網友建議英國首相下輩子當中國大陸的村長,這也說明了在中國大陸一個小小的村官都可以擁有英國首相沒有的「優勢」。松原市寧江區新城鄉松江村黨支部書記哈建臣糾集社會閒散人員,欺壓殘害百姓,採取暴力手段收斂巨額財富。據悉,他16歲時因犯搶劫罪被判有期徒刑8年;27歲時,因犯傷害罪被判有期徒刑7年。哈建臣以開發村項目為由,多次收受一開發商賄賂700餘萬元,並夥同李忠民,利用假票據將國家撥付的用於線路改造及打抗旱井的專項資金116萬竊為己有。此外,哈建臣用的行動電話是價值6萬多元的國際著名奢侈品牌Vertu。

如此厲害的村官在中國大陸絕對不只是哈建臣一個,在大連市旅順口區李家村,村長兼書記張立興被當地村民稱為「南霸天」,他在該村橫霸12年之久。張立興從經理搖身一變成為村長,村裡的企業莫名就變成他的私產。不僅如此,他還強搶村民的石礦,村民劉洪金說:「張立興是當地出了名的『南霸天』,他霸占村民土地 4百多畝,幫他做工不給工錢,還把人打傷,我自己就是被打的受害人。多屆的選舉都是賄選出來的,現在老百姓恨得他都敢怒不敢言,到省市去告都沒用。」如此富有且霸道的村長,在英國肯定是沒有的,而中國大陸網友們給英國首相設計了如此富有「中國特色」的回答,爆笑之後卻是深深的悲哀。

英國首相對北大學生的提問,持有沉默的態度實屬正常,這就相當於問海外的自由門與無界軟體開發人員,你們能從QQ與360模式身上學到點什麼?難道要讓人家回答:「還是當流氓與無恥的竊賊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