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半生靈感 千錘百煉迎新生:2

原文鏈結:http://www.epochtimes.com/b5/11/9/11/n3369956.htm

冤業現無處逃

就在聽聞過那片來自另外空間音頻的念經卡帶之後,我就開始進入了那人生裡最漫長驚怖的長期抗戰,那真的是一場無休止的馬 拉松戰,更是對我精神負載力的巨大折磨……因為從此之後,我就開始不定時的會做一個恐怖的怪夢,在這重複的夢中,都是約有四、五個人的天兵天將﹙他們那幾 個人的臉這十幾年來都不曾換過,就是那幾個人,而且在這十幾年的追逐中我老了,他們卻沒有﹚;只要我當天一入睡他們就降落下來追殺我,每次我一意識到或看 到他們從天邊來了,我就開始沒命的跑,每回每回都這樣跑,平均一個月至少要這樣徹夜不休的在極大的恐懼下,走投無路的奔跑個一兩夜不可……。

像有一次我躲入山溝裡面﹙好像戰壕的那種人工渠道當中﹚,結果沒想到他們不追反升到空中定睛搜尋,找到我後他們整群快速俯衝下來,當時真的只差一步我就沒命 了,因為他們都有神通,個個肅穆、威武、可怖,他們跑一步我得跑好幾步,所以那一次跑得我幾乎心跳停止了。尤其是他們到了2000年我病到奄奄一息的時 候,夢中來抓我的次數又更多,…這真的是…真的是……我常常醒來後都在身心耗弱跟崩潰的邊緣裡驚魂未定、手腳發軟、精神恍惚……現在回想起這些歲月,真的是太苦了,真不知道我是怎麼撐過來的。

宣告成為癌病患

到了我三十幾歲時,我的胸部開始有硬塊,後來經診斷確定 是乳癌,我從此成為一位癌症病患;我還記得當時醫生觸診時真的是把我壓痛到不行,醫生還叫其他一組實習醫生都過來壓壓看,那時真的是要把我痛死了。那時我 大概是三十七、八歲,醫院一直要我及早去作化療,但是我知道那化療的後遺症很大,加上我的孩子也都未成年,所以我沒有馬上接受這樣的治療方式,我還想要找 其他的方法救救自己,想想什麼辦法吧!

也因為這樣,我除了一直持續的吃西藥治療之外,我也一直都在嘗試著各式各樣的民間療法,像是為了治氣 喘跟乳癌我也曾經到屏東四重溪那邊拿草藥吃了一年多,裡面有藥粉也有要燉煎的藥材,而且每天都要吃。後來也有去基隆那邊拿另一種草藥吃,就這樣一南一北, 為了我自己一身的病,前前後後吃草藥也吃了我十幾萬,吃到最後我終於明白那些都是沒有用的,再怎麼吃也沒有用!

坐禪修煉見元神

為了治病跟尋找修煉法門,我離開上一個宗派之後就去了另一種宗派當中打轉,當時我為了贊助禪寺的廟務發展跟累積自己的功徳,1995年的時候也在萬里那邊買 了他們寺方所建造的靈骨塔塔位,想說順便打算自己的後事吧!另一方面我也很積極的去參與他們所舉辦的禪坐梯次,當時我是很認真的要修煉,連續兩年多我從他 們的禪坐初級班、中級班…這樣一直坐上去,很奇怪的是我常常一坐就會像是睡著了一樣,自己不太知道自己是在禪坐,甚至於可以有時坐到我完全都不會動了,而 且元神離體親眼看到我的肉身在旁邊打坐那樣的狀態;就在那短暫的一刻我確實覺得自己好輕鬆…真的都沒有病痛了,結果我一下回去了自己的身體後,馬上又覺得 百病回來了,還是一樣的萬般難受,…所以我想我的病,恐怕也是靠禪坐無法去改變的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