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九評》遇上法輪功

1988年,劉正來到美國,劉正在中醫學院就職,講哲學和近代醫學的關係,並教太極拳,非常受歡迎。然而好景不長,他不久就病倒了,得了腎結石,到中醫院開了刀。那期間,靠他太太做工養活。在養病的半年多時間裡,劉老利用這個機會把他父親的朋友孫祿堂的《形意拳學》翻譯成了英語,在舊金山正式出版。

身體好了以後,劉就到金門公園教拳,也到各地做武術裁判。但是他很失望,沒有看到過真正好的東西。在美國傳統的功夫很難找了。那些拳打腳踢,沒有套路,內功不行,眼睛裡沒有東西。

這期間,劉老又經歷了第二次婚變,94年太太因故要求離婚,劉老毫無異議,單身出來了,什麼東西都沒要,又一次沒有了家,至今孑然一身。

有人開玩笑的說,劉老是武術家、語言家、哲學家,就是成不了自己的家。

此時,劉老靜下來就想,人為什麼要活著?另一個問題就是共產黨為什麼這麼壞,為什麼要這麼迫害我?為什麼要把我這輩子迫害掉?雖然是學哲學的,但這些問題劉老心裡沒有辦法解決,心很苦很累。劉老自覺得沒有做過壞事,為什麼命運會這樣不公?

2004年11月,劉正在舊金山的唐人街,看到了《大紀元時報》發表的《九評共產黨》文章第一評,細讀之下大感驚訝。「誰這麼大膽,竟敢把中共老底全部都揭出來了?」由於親身經歷,他對《九評》文章大為讚賞,而由此發心要找到《九評》的作者。結果作者沒有找到,卻找到了舊金山一個小書店。

「這個書店裡的書全是黃色書皮,其中一本書名是《轉法輪》。書店的老闆跟我說,這書很好,看了一定受益,我就買了下來。結果一讀之下,才知道此書絕非普通的一本書,而是一部開啟智慧大門的法寶。我熬了三個通宵,把這本書全部看完。」

劉正感慨說:「我是練武的,又是學哲學的,這麼多年來一直在尋求物質世界背後的真相。我們這個空間是唯一的空間嗎?銀河系和地球是唯一的生命承載區嗎?人類和宇宙到底有什麼樣的關係?這些問題我思考過多年,也查閱過很多書籍,包括佛經、道藏,甚至基督教的書籍,都沒能解答我的問題,但這三個通宵之後,我找到了答案。」

當時已經年近80的劉正,為自己遇到了法輪功而感到慶幸,並從此開始修煉法輪功。「因為練功夫多年,很多問題都有所思考,但《轉法輪》這本書就像是乘法,把我的思維一下乘了很多倍,讓我的頭腦有了更大的空間,可以裝下更多的宇宙。」

劉正過去練的多是內家功法,因此對天眼、天人感應,以及神佛等概念都並不陌生,但卻並不知道其中的道理。劉正花了5個月的時間,研究了法輪功所有的書籍,並在打坐入靜的狀態下,徹悟了不二法門的問題,終於決定修煉法輪功。

「幾個月下來,身體狀況明顯好轉,心境海闊天空,那種美好的感覺難以言表。」

傳統武術武德 是修煉基礎

2008年,劉正受邀,以趙艾倫的名字擔任新唐人首屆全球華人武術大賽的裁判長,這位師承多位名家的武林前輩,終於在海外找到了推廣中華武術的大道。

中國人把武術分為內家功和外家功,可如何劃分內家功和外家功?「其實,中華武術是內外統一的,有人由練習筋骨肉而至心意神,這是從外至內;有人則從打坐呼吸吐納,最後到伸展舒張,這是由內及外,中華武術的最後境界是內外合一。」劉老先生的內功外功觀點別出一格。「如果有人未至合一就去世了,那就分出內外 了。」

他認為,傳統的中華武術,需要按照嚴格的路數來練習,並且有嚴格的武德要求,其目標是提升人類層次,也就是進入修煉的境界,而這裡並無內外之分。而現代武術追求更猛更強更狠,卻只是筋骨肉的粗猛,失卻了心神內斂,也就失去了通天徹地的形神合一,而且由於不講武德,故等於提前支取身體的能量。所以現代武師往往年齡一大百病纏身,更談不上境界提升了。

「傳統武術可以為修煉打基礎,也可以是修煉的一個入門。」劉正以自己的經歷為例,「手是兩扇窗,腳也是兩扇窗,頭頂是一扇門。所以在煉法輪功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的時候,我有非常強烈的感覺,手和頭部之間的能量連接非常明顯。」

另一方面,傳統中華武術和現代武術的運動機理亦不相同,傳統武術的力量來源於人體和天地能量的連接,「手上發拳,力量卻首先從腳上開始,而不是肌肉本身的能力。」

「我今年81了,習武70多年,我打的是六合八法拳。我看到美國一些西洋人也打六合八法,就像大陸也有很多人打六合八法,可惜原始的東西給人丟了不少,很多打法不是那麼回事了,真正原始的、有內涵的打法,看不到了,變異了,支離破碎的不全了。這麼多年來,我沒有把我現在打的變任何東西,是根據原來李道立老師教的,還是唐末宋初陳摶『老祖』時的動作。很多動作不是簡單講一兩句話可以講清楚的,而是要學才能講的。」◇

原文鏈結:http://news.epochtimes.com.tw/9/7/31/118173.ht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