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龍傳說7、8集

關於這兩集的總體感覺,個人感覺不是太滿意。首先是關於佛皇的辛苦才設起的百燈聯戒,被搞得像劍聖柳生劍影的萬神劫最終劍陣對棄天帝那樣不堪一擊的感覺,這令人很不悅。當然這次並沒有明顯的證據證明編劇有這個意圖,不過讓羅喉可以和被困在陣中的佛業雙身聯繫上,這點我個人對編劇的作法不是很滿意。

俠腸無醫的奸計步步得逞,也許可以預想得到他的下場一定是十分淒慘,但這種陷害忠良的劇情仍然看得令人難過。

還有莫名其妙的是,漠刀絕塵約戰天刀笑劍鈍,因為他聽了俠腸無醫謊言,覺得笑劍鈍就是滅族仇人,不過記得劇情曾經有一段御不凡和漠刀談論到六神刀,也有提及楓岫主人認定兇手就是瘋刀,而且六神刀裡面也有天刀,雖然互不相識,但我覺得高手有高手的靈敏度,應可以從名字得知一二。所以編劇編的這一段仍然會覺得邏輯不太對。再回頭來講約戰的事情,因為天刀自己的事情很大條,所以沒空赴約,結果變成瘋刀自己跑來,這是什麼鬼劇情?是瘋刀太刀,還是編劇亂編?記得以前很少在看布袋戲的高職同學說過,布袋戲裡的世界還真是小,走來走去很容易就碰面,偏偏在某些需要快速到達的劇情偏偏就到不了。而漠刀這段因誤解而偏掉的線索竟然又莫名其妙的導正回來,看得真的很混亂。

問天敵復活,我想這條線是編劇佈了很久的一條線,終於收回來了。雖然復活,偶像卻不是梵天先前假扮的樣子,做了一些變化,而且看起來像是某種魚類,因為他的耳朵位置好像長了一種像鰭的東西。目前看起來很厲害,但屈身於佛業雙身之下,程度應該還是有些差距。

這兩集比較有趣的是千葉和素仔的對話。千葉一直強調他「年幼無知」,素仔卻讚誦千葉「能者多勞」。而有關日盲族對素仔的「特殊情感」,編劇巧妙的用了一些不應該出現在某些角色身上的反應來呈現,例如大祭司去接素仔,竟然會看到素仔看到出神。(大祭司眼睛不是瞎了嗎?),還有一個高手竟然願意擔任端茶的任務,只為了看素仔一眼,整個日盲族上下對素仔的敬仰有如淘淘江水,連綿不絕,如果這不是演的,那千葉心裡是作何感想?當然,最後千葉也利用這種特殊的場地優勢,拒絕請素仔來訪的請求,讓素仔只好自己去面對天不孤。

還有一件事,目前正道人士似乎都很期待梵天再出,但當初使出八部龍神火之前,一頁書就說過動用此招將毀掉百年根基,這應該是很嚴重的一件事,所以就算再重現江湖,應該也幫不上什麼忙,而且至少短期間內(可能一、兩個系列)不會出現。當然我不知道一頁書會用何種面貌再現江湖,也習慣了霹靂的世界毫無邏輯可言的狀況,但依舊希望編劇能編出一個較合理的劇情,當初要講那種大話,現在就要能夠把劇情圓回來。(素仔的復活也是很令人莫名其妙)

此階段收起來的人物:佛皇(自我犧牲)、藥如來(醫邪天不孤)、刀無形(笑劍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