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退黨徵文】-窮棒子笑聞錄(1)

☉蓮台

為了響應《大紀元時報》的「廣傳《九評》、聲援退黨潮」號召,今回憶自己過去幾十年的親身經歷、家人經歷,採擷點滴,編成此文。

一、「憶苦思甜會」

大陸5、60年代,盛行「憶苦思甜會」,笑話紛出,採摘一二。

那時共匪剛上台,老是搞運動,鬧的人心惶惶,民風淳樸的莊戶人,簡直被這個共匪搞飆了,折騰糊塗了,連說話都不知說什麼好了。

某村召開「憶苦思甜會」,為了確保萬無一失,特地選了一個能說會道的「政治覺悟高」的女人,上台宣講。台下反覆囑咐,要說過去的苦事、黑暗。這女人一上台,先是哭哭涕涕的一番作秀,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一邊哭,一邊沒頭沒腦的說:「欸,六零年(1960年),可是差點把俺餓死,……」

貧協會(貧下中農協會的簡稱,下同)嚇壞了,衝上去,急忙堵著她的嘴,「往前說,再往前說,說以前的事」。

「以前的?欸,乜幫(當地方言,乜:意思「那些」)簡直不是玩意兒,五八年(1958年),把俺家的鍋也砸了、門把手也撬走了,成心不讓俺吃飯了……」

「誰讓你這麼說的?二半吊子!」貧協會實在忍不住了,衝上去,把說的正起勁的女人,給了擼下來。

一場鬧劇,草草收場。

海濱某地,學搞「憶苦思甜會」,推舉一個以前當過長工的老黃,上台講解。老黃為人木訥,不會講,問曰:講啥?怎麼講?

貧協會說,講以前地主富農是怎樣的壓迫、剝削你?比如,他們怎樣不給你飯吃?沒黑沒夜的幹活……

在貧協會的反覆啟發、誘導下,黃長工終於開竅了,他說了:「別提了,那桿兒(當地方言:意思「那時間」),你知道吃什麼?」黃長工說到過去時光,也興奮了,故意賣個關子。

「東家,給我們吃的是──小米餅子(摻著小米、黃豆磨成的大黃餅子),一尺來長(民國以前,當地盛行的好飯食),就著什麼菜?你猜?大刀魚,四、五指寬的大刀魚,吃起來可香了,嘖嘖,現在好幾年沒撈著吃這樣的好飯了……」

貧協會很生氣,越聽越不是味:「下來、下來,你這是講什麼?叫你講地主的壓迫、剝削,你怎麼反而講起他們的好處來了?欸?你是不是成心搗亂?」

老黃也生氣了:「我編造什麼了?東家就是給我們吃的這樣飯,我撒什麼謊了,村西的某某,他和我一塊的,可以作證。」

眾人先是附和、繼而竊竊私語。

「行了,行了,你趕快下來吧,不用你講了,」貧協會一把扯下老黃來,後來,不了了之,一哄而散。

補記:為了證實長工老黃所說屬實,作者插入自家真實的情況。民國三十幾年,我的祖父,小有田畝,春耕時節,忙不過來,也要臨時雇幾個短工。那麼為了使雇工能夠盡心的勞作,合理的酬金當然是必要的,所供給的飯食,也是非常重要的,否則雇工不會盡力幹活。因為東家也不可能時時查看、督促雇工勞作,主要靠雇工的個人自覺性。

那麼給雇工吃什麼飯食呢?那時交通不發達,又沒有冰箱保鮮,魚類、肉類很容易變質,為了最大限度的節省費用,早在年前的臘月,就著手準備工作了。過年殺豬的時候,把所有的好肉,包括上脊、前、後肘子,全部切成大小合適的方塊,一層層抹上鹹鹽,然後裝入瓷缸中,密封儲存,以待正月家裡賓客來用、雇工食用。剩下的劣質肉,俗稱肚囊子、脖頭、豬下水,自己家人食用。

這種事情,今天道德敗壞的中國人,是不可能理解的,因為現在的人,自私自利,好東西都是留給自己享受的,很多人連自己的父母,都列為自己身後的二等人,吃自己剩下的。怎麼會把好吃好喝的,留給雇佣的人呢?◇

原文鏈結:http://news.epochtimes.com.tw/9/10/9/123526.ht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