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退黨徵文】-窮棒子笑聞錄(3)

☉蓮台

為了響應《大紀元時報》的「廣傳《九評》、聲援退黨潮」號召,今回憶自己過去幾十年的親身經歷、家人經歷,採擷點滴,編成此文。

三、4個包子

少時,久居僻鄉,去村8里,有一小鎮,時有火車穿越。漫漫長夜裡,極有節奏之噶噠之聲,總是餘音繚繞,迴盪耳邊。我於壩上眺望:茫茫中一襲長影消逝於遠方,來自哪兒?去向何方?遠方群山綿延之外,還有多少奧秘?呼嘯而過之火車,則引我思索多日,深以為那是文明之化身,進步之源泉。

一日,我終於邁出家門,奔向小鎮。緣由是我已10歲,小學3年級,更主要的是,我已攢有巨資2毛,要與同學結伴,闖外面的世界。巨資2毛,哪兒得來的?交代一下:揀了2個牙膏皮子,賣了1毛錢,那時的牙膏皮子,是鉛錫的,拿到合作社小舖,一個可以換來5分錢。另外1毛錢,是我蒐集小銅錢賣來的。

我們在供銷社裡逡巡,專看賣文具的櫃檯、華麗的鉛筆盒;轉來轉去,我手裡緊緊握著那2毛巨資。最後,我發現,任何一件文具的標價,都遠遠超過了我手中的2毛錢,什麼也買不了。

我光顧著看火車,和同伴們走散了,我茫無目的的轉悠。在一條街道拐角處,有一座大籠屜,熱氣騰騰,旁邊有兩個人在忙碌著,我不知道他們在幹什麼,向他們跑過去。原來他們正在蒸包子,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發現有人竟然在大街上蒸包子。

他們油污滿身,爐子旁有一個台架,其上放一塊菜板子,有一小堆切好的白菜方丁,這是我第一次發現白菜幫子竟然可以這樣切成好看的方丁,我看著他們把這些白菜方丁,倒入一個大鋁盆中,抓一大把鹹鹽,倒一點花生油、醬油,撒一點粉末(後來才知道那是五香粉),拌一點蔥薑末,慢慢攪動,再把這些沒有一絲肉的白菜餡,包入麵皮中,成為包子,蓋上籠屜蒸。

我使勁大口的嚥著口水,努力鎮定著自己的神智。我想起來,口袋裡還有2毛錢巨資,能用上嗎?我費力的說:大伯,你這包子,是幹嘛的?大伯可能覺著很好笑,但看我一個小孩子,便告訴我,當然是賣的了,5分錢一個,待會兒,自會有人來買。我問我可以買嗎?大伯接過我手中的一把零錢,告訴我可以吃4個。

30多年過去了,每當回憶起這4個包子,心中感慨萬千。令我慚愧的是,自己獨吞了這4個包子,我操勞的父母可憐的兄妹,他們哪怕能夠品嘗1個,我今天也不會如此羞愧難當了。我不知道是怎樣吃掉這4個包子的,好像是活吞下去的。只聽到大伯的聲音:孩子慢點吃,別燙著,來來、喝口涼水,你看、你看燙著了吧?但是我必須生吞活剝,不然的話,我會瘋了,因為我感到我的肚子,正在強烈的抽搐,我必須以最快的速度阻止它,阻止這種抽搐,使它停下。我像一條餓狗,我能感覺到我的下賤,我的無恥,我的無奈。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發現這個世間竟然有如此可口的美味,從此以後,我再也沒有嚐過如此可口的美味了。◇

原文鏈結:http://news.epochtimes.com.tw/9/10/12/123760.ht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