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退黨徵文】-窮棒子笑聞錄(4)

☉蓮台

為了響應《大紀元時報》的「廣傳《九評》、聲援退黨潮」號召,今回憶自己過去幾十年的親身經歷、家人經歷,採擷點滴,編成此文。

四、找花生

大約是1973年的春天吧。一日,母親去河中洗衣服,家中剩下我一個人,母親囑咐不要出門,不要亂翻東西,就走了。母親走後,我覺得有點餓,到處找吃的,沒找到,很惱火。忽然,想起前些日子,家人還掰過花生。隱約記著,好像是整了一小袋子花生米,藏哪去了?

因為那時鄉下,還沒有玻璃,窗戶上糊著白紙,白日裡,屋內也不亮堂,我點了油燈,開始翻箱倒櫃。西廂摞著一些棉衣棉被,亂七八糟衣物,搜遍了各個角落,也沒有發現那一小袋子花生米。忽然,我隱隱約約,聞見一股怪味,越來越濃了,嗆得我眼睛開始流淚,我不明就理。這時,西鄰居我嬸子,一步闖進來,一邊喊,一邊問,嚇了我一大跳:

「好你個小兔崽子,大白天點著燈幹什麼?」

「嬸子,我餓了,找點東西吃。」我做賊心虛。

「胡說,這間屋裡全是衣物,哪有吃的?」我嬸子一邊責罵我,一邊抽著鼻子。

「壞了,著火了,你個兔崽子,把棉被引著了,快、快、快,拿水來。」我嬸子看我反應慢,把我一撥拉,箭步衝向水缸,「垮嗤」舀了一大瓢水,潑向冒煙處,我這才看見,原來是我剛才找花生,把被褥點著了。一會兒,不冒煙了。「幸虧剛著火,你這個兔崽子,等會兒你媽來家收拾你。」我嬸子用指頭,點著我的額頭,恨恨的說。我也害怕了。

我媽我爸,終究沒有打罵我,只是問明白了我的目的,反覆嚴厲的告戒我:「小孩一定不要玩火,不然會沒命的。」

我很奇怪,父親以前參加過「紅衛兵」,到處造反,「破四舊,歷史新」,忙得不亦樂乎,好景不長,後來被人揭發,家庭成分不好,遭到排擠、打擊,人生苦悶不得志。所以脾氣暴躁,凶煞異常,這次為什麼沒揍我呢?

夜裡,我聽見父母悄悄說話:「唉,這苦日子,啥時才到頭啊!你說這共產黨,是不是有病呀?啊?飯都吃不上了,還忙著成天整人,搞運動、搞鬥爭,這不是把人往死路上逼嗎?!」

「你看,把孩子餓的、饞的,哪有什麼好吃的,想吃那點花生米,哪曉得是過幾天要下種的!」◇

原文鏈結:http://news.epochtimes.com.tw/9/10/13/123786.ht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