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蘇格拉底痛苦嗎?

原文鏈結:http://news.epochtimes.com.tw/9/11/24/126834.htm

⊙童文薰(台灣及美國紐約州律師)

前不久我受邀回到高中母校和正在面對升學抉擇的學妹們談談自己的律師生涯。雖然律師工作遠看是個帶著光環的行業,但考入法律系、通過律師高考直到入行執業,代表著局外人看不到的長達十幾年的努力以及長期的工作與生活壓力。

看著這群正要展望大學生活的學妹,我回顧自己高中要選擇大學科系的時候,同學們互開玩笑的說:「究竟要當一隻快樂的豬,還是當一個痛苦的蘇格拉底?」

「爾非魚,焉知魚之樂?」但「蘇格拉底」四個字在這裡並不是哲人的名字,而是一個形容詞──立體刻劃著眉宇深鎖、憂心世人的形象。「當一隻快樂的豬」也是一種形容,以卡通化的形象,烘托出一種脫離現實的假想:「吃飽睡、睡飽吃,不用憂心這個煩惱那個,就是一種幸福快樂的日子。」

現實生活裡(除了寵物豬之外),每一隻過著吃飽睡、睡飽吃日子的豬,等待的只有躲不掉的屠宰日。聽過凌晨屠宰場裡傳出來的豬隻哀號的人,絕不會幻想這世上有什麼「當一隻快樂的豬」的這個選項。

可是為什麼有些人認為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代表的是痛苦,而寧可選擇一個腦袋空白的「快樂生活」?或許答案就在「壓力」二字。

蘇格拉底一生不停地看清自己天生的弱點,並且不斷的跨越這些弱點直到他最終了悟:人可以盡量達成完美,可以永遠不斷地改進自己。無論這股力量與達成改變的大小,完美是可以期待的。這種不停止的自我提升,代表著必須割捨克服自己的種種習性、弱點與洗滌自己的觀念障礙,讓生命的光芒展現出來。

選擇承擔壓力的人在生命的歷程裡,不管往蘇格拉底的完美推近了幾吋或大步邁進得到無上成就,都與完美和神聖更加接近。爾何人也?吾何人也?有為者亦若是。

身為過來人,看著學妹們對律師工作躍躍欲試,展現出對正義的嚮往與初生之犢不畏虎的精神,我完全可以想像接下來幾年間她們將走過的學習路程。

台大法律系有一位民事訴訟法教授以嚴以律己聞名,數十年來風雨無阻每天早上天沒亮就去晨跑。因為他相信保持強健的體魄,才能保障自己能將一生完整的奉獻給法學教育。雖然保持體魄強健不僅是晨間慢跑這個方法,但光是長期堅持並且成功克服惰性這一點,就足以讓許多被課業壓得睡眠不足的法律生嘆曰:不願選擇當一個痛苦的蘇格拉底。

蘇格拉底痛苦嗎?我總是懷疑著。除了蘇格拉底自己之外,沒有人能說清他的痛苦與快樂。不過我卻不能忘記中國知名維權律師高智晟(編註1)說過的一句話:「作為(中國)訴訟律師,我的執業生涯就是痛苦的昨天、痛苦的今天以及注定要痛苦的明天。」所以我為這些台灣的學妹慶幸,因為展望她們嚮往的正義律師生涯,並沒有這種「注定」的痛苦等在前方。

但「若非一番寒徹骨,焉有梅花撲鼻香?」從痛苦淬煉而成的結晶,已讓蘇格拉底的智慧之光流傳千年,也將讓高智晟名垂中國司法史。如此說來,又何苦之有呢?

──轉載自《新紀元周刊》◇

編註1:高智晟,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被捕前係北京晟智律師事務所律師。高律師代理過許多維權人士及人權受害者,包括受到迫害的法輪功信徒辯護案件。2005年高律師寫公開信向國家領導人呼籲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因而觸怒中共高層,至今仍被拘禁,行蹤成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