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紅朝盛世?無良文人幫錯腔

原文鏈結:http://tw.epochtimes.com/11/3/22/161433.htm

⊙謝田

春假期間去佛州坦帕(Tampa)參加國際工商管理教育促進會(AACSB)的培訓,與會者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商學院教師,目的是研習如何提高管理學教育的水平。AACSB原是美國高校商學院的聯合組織,負責商學院的認證(Accreditation),後來業務擴展到全球,現有成員包括世界各地1,200 所大學的商學院。成員的一半、約600所學校,是資格已被認證的,包括美國的480所,中國大陸的3所,香港7所,和台灣5所。

行為乖戾的華裔教授

培訓最後一天每個人自選題目進行授課示範,然後接受評估。告訴主持人我的題目是法輪功和中國人權,他很感興趣。一位中國裔女教授看到題目後面色驟變,顯得很不自在,問為什麼要講這個話題。我說「對這個話題你有什麼特別的想法嗎?」她不予回答,接著又問「這是你在課堂上的講課內容嗎」?我說課堂上也許會提及,但這個演講其實是為校園的學生社團、國際大赦準備的。她說這個話題不合適,問她為什麼不合適,她不回答,但面色不安。其他教授都奇怪的看著她,不知她為什麼要莫名其妙的發難。

演講中她又質問,為什麼只有法輪功被迫害?全場嘩然,因為人們都知道中共對眾多信仰團體的鎮壓。我說中共不僅迫害法輪功、活體摘取器官,還鎮壓中國的地下基督徒、天主教徒和藏傳佛教徒。其他教授不理她的非難,紛紛提問並發表看法,熱烈討論,演講和問答超過了預定的時間。

演講之前,已經與她寒暄了幾句,互相介紹並交換了名片。會議休息時,大家去取飲料和點心,她逕自來到我的座位前,說「這是你的名片還給你,我要拿回我的名片。」我望了望她繃緊的臉,接過我的名片,把她的名片還給了她。目睹這一幕,兩旁的外國教授目瞪口呆,吃驚的許久說不出話來。等她走後其中一位說,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她為什麼會這樣?

是呀,她為什麼會這樣?身在西方,她享有充分的自由和豐裕的物質條件,她為什麼會有如此失常的言論和舉動?問為什麼只有法輪功被迫害,背後的潛台詞是什麼呢?難道被迫害的要越多才越合理嗎?難道如果只有一個團體是被迫害的,這迫害可能就是有道理?也許出於害怕或誤解,或對法輪功抱有偏見,她不想聽到真相的內容;但她的正常邏輯思維在哪?她的良知及正義感又在哪呢?

會後再碰面時跟她說,再見啦,祝你好運。但她為什麼在自覺和不自覺的替中共掩飾、辯護,乃至替中共阻止真相的傳播、為中共幫腔呢?沒有黨支書在場,她何以急著要劃清界限、表明與「敵人」誓不兩立的立場呢?實在令人費解。

虛假盛世的喧囂

海外有人替中共幫腔,國內知識界更糟。中國學術界近來有人發表文字,稱目前是中華「五千年來未有的盛世」,或從政治制度看「中國為什麼總會成功」。字裡行間,充滿對中共權貴的阿諛奉承,不見知識分子的獨立見解。這些為虎作倀的幫腔,令人深省,也讓人痛心;無良文人鼓噪中國、教育下一代,民族未來難得看好。

中國歷史上公認的,有漢唐盛世。唐朝盛世中國經濟發達,文化昌明,是東亞的中心,為世界各國仰慕。漢武帝時,七十年間「國家無事,非遇水旱,則民人給家足…。」《漢書‧食貨志》。盛世首先應該是「太平盛世」。中國維穩經費已超過軍費,亦即中共把內部的民眾當作敵人,來自內部的危險甚至超過外來的軍事危險,這又怎能稱為「太平盛世」?

幫腔的本來意思

紅朝崩潰在即,無良文人卻上演「盛世」鬧劇,鼓噪幫腔。但這種幫腔和戲劇中「幫腔」的本意,其實大相逕庭;「幫腔」有另外的、別有風味的本意。

幫腔是指戲曲中後台或場上的幫唱,用以襯托演員的唱腔、渲染氣氛。來自四川的曾教授說,川劇幫腔用來描述劇中人內心的獨白,有時用來做為第三方的見解,對劇中人給予批評,這才是幫腔的本意。現在人們所指的幫腔,是幫襯、附和、逢迎,甚至狐假虎威、為虎作倀,是下而下之的用法。

如能把馬屁文字集中起來,編一本《馬屁文字錄》,應該蠻有意義。中共解體後可以質問這些人,為什麼寫昧良心的文章,這會讓他們窘迫不已、無地自容。如果因為現在恥辱榜上有名,他們停止為虎作倀,不再為中共抬轎子、寫馬屁文章,那也算救了他們,積德一樁,因為可讓他們少造孽、少騙人、也少危害社會。

──轉載自《新紀元周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