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谷歌內幕 從中關到加州之遙

原文鏈結:http://tw.epochtimes.com/11/4/19/163612.htm

【記者唐風╱美國報導】美國著名科技專欄作家、前《新聞週刊》(Newsweek)資深編輯史蒂文.勒維(Steven Levy)最近發表新書《谷歌內幕:谷歌的所思、所為和對我們生活的影響》(In The Plex:How Google Thinks, Works and Shapes Our Lives),首次向外界披露了谷歌(Google)的成長、發展、在中國面臨的道德挑戰,在西方社會引發深刻的反思。

谷歌內幕 從中關到加州之遙
美國著名科技專欄作家、前新聞週刊(Newsweek)資深編輯史蒂文.勒維(Steven Levy)。

本書作者在日前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這是谷歌史無前例地允許一名新聞記者深入谷歌公司內部,進行長達3年的「零距離」實地觀察,從加州灣區山景城(Mountain View)的公司總部,到北京海淀區中關村的谷歌駐北京辦公室,史蒂文.勒維對數百名谷歌高層管理決策者、雇員、前雇員、客戶、競爭對手、用戶進行大量的深入訪談,詳實地記錄了谷歌——一個時代的弄潮兒,踏著訊息時代的衝浪板,在風尖浪頭上的故事。

本書披露了許多不為外界所知的內幕,甚至谷歌內部員工都不知道的事件,尤其是谷歌從進入中國大陸到宣布撤出的過程,本書首次向外界揭祕了中共操縱西方網際網路公司對中國大陸民眾甚至全球華人封鎖訊息自由的真相。

以下內容是本書的摘要(讀者可以在Amazon上買到這本書)。

2010年1月12日,在經過幾週的掙扎後,谷歌公司最高決策層——包括公司創始人佩奇(Larry Page)和布林(Sergey Brin),以及首席執行官施密特(Eric Schmidt),終於做出了谷歌公司歷史上最重大、也是最尷尬的決定:把伺服器從中國大陸撤出。

這離2004年1月,谷歌公司高層在內部的一個會議上決定考慮進入中國市場只有6年的時間。在那個會議上,公司高層宣布「中國是谷歌重要的戰略市場」。

2004年的春天,谷歌公司負責政策的高管安德魯.麥克勞林(Andrew McLaughlin)親自率領一個先遣隊到中國考察訪問,這是谷歌進入中國的破冰之旅。在這次中國之旅中,麥克勞林和隨行人員和許多人見了面,包括來自中國政界、商界、科技界、學術界的人士,其中有一位叫胡啟恆的人,是中共網路協會的理事長。

書中說,胡啟恆非常興奮地表示,谷歌進入中國不僅將對(谷歌)公司有利,而且對中國有利。然而她認為的有利,是對中國民眾的訊息自由更有利呢,還是對中共控制訊息封鎖更有利呢?

麥克勞林回到美國後,向谷歌決策層匯報了他在中國的所見所聞,谷歌首席執行官施密特讓麥克勞林做一個分析報告,並給他出了一個難題「谷歌應該如何對擴大中國的訊息自由產生正面影響:是進入中國呢,還是不進入中國呢?」

麥克勞林用了近1年的時間做這個分析報告,並試圖回答這個難題,為了對中國更了解,他幾乎每2個月就要訪問中國一次。他還經常跟谷歌的兩個創始人——布林和佩奇共同商議。

一次,他們三個人拜會了加州伯克利大學的一位中國人權專家肖強。肖強對布林和佩奇說,他對所有的公司(比如汽車公司)的忠告是不要去中國大陸,因為去中國大陸做生意只會幫助中共迫害中國人民,但是網路是另外一回事,他認為谷歌去中國大陸能促進中國人在網路上的溝通,從而達到反封鎖的目的。

2004年10月,在麥克勞林的再三敦促下,谷歌的兩位創始人決定訪問中國,親自看一看中國大陸的情況。前副總統高爾擔心這兩個史丹福大男孩太天真,特地提醒他們到中國出訪,要處處小心。

掉進大染缸 谷歌的妥協

從中國回來後,那個解不開的難題仍然困擾著谷歌最高決策層,尤其是創始人布林,他出生在前蘇聯,小時候在父親的帶領下,全家逃離蘇聯,投奔自由社會。

麥克勞林認為,如果谷歌進入中國大陸那樣的社會,等於掉進了大染缸,無法做到潔身自好。「你不得不跟壞人打交道,迫使你也配合他們做壞事」。

終於,在2004年10月,谷歌公司宣布了「進入中國的計畫」,他們決定給中國用戶「最大可能的自由訊息」,為了盡量維持「不作惡」的原則,谷歌採取的折中法是,在顯示被中共過濾後的搜索結果中,告訴中國用戶這個搜索結果是不完全的,同時提供一個不受中共過濾的搜索引擎,這個搜索引擎是被中共封鎖的,中國民眾看不到。

但是中共的高官卻能看到,並且成為中共高官了解真相的窗口。

書中說,中共政治局委員、組織部部長李源潮在2009年訪問谷歌總部山景城的時候,挖苦地說,「谷歌不受過濾的網站是他的祕書,他經常瀏覽這些網站搜尋外界媒體對他的報導。

另一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長春則通過不受過濾的谷歌提供的網站,看到讓他膽戰心驚的消息,李長春因迫害法輪功在多個國家被法輪功學員起訴,他出國訪問,所到之處民眾抗議的呼聲如影隨形。

中共定期打電話命令谷歌

書中說:「中國政府定期打電話告訴谷歌封鎖一些網站,甚至不要提供任何有關一些事件和話題的網站。」一位從谷歌總部山景城去北京工作的員工陳韋斯利說:「我們每天都會接到中國政府的訊息部發來的指示,告訴我們哪些東西是要刪除的。」

2008年北京奧運期間,中共加劇了對網絡的訊息控制,頻繁要求谷歌過濾訊息,過濾的訊息更大了。2009年是中共的敏感年(天安門事件20周年,法輪功迫害10周年,中共建政60年),谷歌更加頻繁地接到中共打來的電話和發來的要求,加劇訊息封鎖和過濾。

中共企圖指染全球

谷歌以為,對中共做一些讓步,中共也會做一些讓步,容許谷歌在中國發展一些空間,他們沒有想到,反而步步緊逼,把谷歌逼到道德全面崩潰的邊緣,迫使谷歌從「不做惡」淪為「全面做惡」的工具。

本書披露了中共在成功迫使谷歌在中國境內伺服器(google.cn)的引擎上過濾訊息後,進一步要求谷歌在全球的伺服器(google.com)的中文搜索引擎上過濾訊息,意味著,在中國大陸以外的華人,包括美國的華人,如果在谷歌引擎上用中文搜索的話,得到的訊息都是被中共過濾了的,中共想通過谷歌將黑手伸向世界各地的華人。

這一點,觸犯了谷歌部分管理層人員的道德底線,尤其是創始人布林的良心底線。2008年5月8日的谷歌年度股東大會上,布林做出了非常罕見的表態,在中國問題上,谷歌的兩個股東——國際大赦和紐約州退休基金向董事會呈交了提議書,敦促谷歌公司管理層改進人權和訊息自由的問題,遭到谷歌公司的官方否決,但是布林提出異議,他說:「我同意這兩個提議書的宗旨。」

中共迫使西方網路公司過濾訊息,不僅是在中國大陸,而且想延伸到全球,在全球實現中共的訊息封鎖。谷歌拒絕了,但是包括微軟在內的一些西方公司就範了。

中共黑手伸到谷歌心臟

2009年聖誕節前,中共的黑手終於伸到了谷歌的心臟,谷歌的監測系統發現駭客侵入谷歌的電腦系統,公司最珍貴的知識產權被盜。谷歌安全小組的追蹤顯示駭客來自中國政府,而且手段非常詭祕、複雜,不是簡單的駭客。

更讓谷歌感到震驚的是,駭客還侵入了gmail的帳號,而且不是一般人的帳號,而是異議人士和維權人士的帳號,他們所有的聯繫、計畫、個人訊息全部被盜!

2009年的聖誕節,對谷歌最高管理決策層來說,是一個不平靜的節日,他們終於明白,對中共的妥協,不但沒有實現谷歌當初的「中國夢」,反而引鬼上門。

本書作者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當谷歌撤出中國後,令人感到震驚的是,微軟不但沒有跟進谷歌決裂中共,反而說:「我們要遵守中國(中共)的法律。」這就像IBM公司在二戰期間說,他們要遵守德國的法律,繼續向納粹德國提供科技殺害猶太人一樣。勒維說,這本書也許會使中共拒絕批准他申請訪問中國的簽證。(限於篇於略有刪減,全文詳見大紀元新聞網http://www.epochtimes.com/b5/11/4/17/n3230807.ht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