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退黨徵文】-窮棒子笑聞錄(6)

☉蓮台

為了響應《大紀元時報》的「廣傳《九評》、聲援退黨潮」號召,今回憶自己過去幾十年的親身經歷、家人經歷,採擷點滴,編成此文。

六、納鍋箅子

6、70年代以前的鍋蓋,大多以高粱秫秸桿納成的,人們都叫它鍋箅子。兩層高粱桿,上下縱橫排列好,用細麻繩密密穿納起來,最後用快鐮削割圓環,即是鍋蓋,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因為有一定難度,所以也成為一門手藝,有專門的藝人。

納結實的鍋箅子,可以使用多年不壞,經濟又實惠,以今日之標準,是純粹的綠色環保產品。不料想,這個關係到千家萬戶民生民計的鍋箅子,竟然被共匪說成了「資本主義尾巴」,予以取締,還讓不讓老百姓吃飯了?真是荒謬至極,令人匪夷所思。

臨村宋某,余同鄉兼同學。其家三代老實巴交,以納鍋箅子為生,到他父親這一代,本想繼承祖業,維持生計。做夢也想不到,這個手藝竟然淪落為「資本主義尾巴」,納鍋箅子都能犯錯誤。因為子女多,一家老少要吃飯,幹點別的又不會(也不行,不是「資本主義尾巴」,就是「大毒草」),只好悄悄幹,一不偷,二不搶,犯著什麼了。

誰知,麻煩來了。大隊長潘某,酷愛割「資本主義尾巴」。這個共匪的壞種,正經本事沒有,整人倒是很在行,群眾對他既恨又怕。當地有5天一集的風俗,人們屆時可以到縣城趕集,進行貿易交流。通常這天的大清早,不等天亮,宋家父母就早早起床,收拾好鍋箅子,推著木頭車子就上路了。

這個規律,被大隊長潘某發現了,這個壞種想出一條毒計,不動聲色,天不亮,就帶著民兵,埋伏在出村的路上,等到宋家父母推著車子走近,一湧而上,抓個「人贓俱獲」,東西全部沒收。這還不算,然後,在社員大會上點名批判,極盡威脅恫嚇之能事。

為了躲避潘某這個無恥小人的禍害,宋某全家齊上陣,兵分兩路,虛張聲勢的一路先行大道,誘引這幫壞種上當,藉以拖延時間,而另一路暗中,走小道抄近路,直奔市場而去。幾次下來,潘某率人連連撲空,頗為惱火。潘某又生毒計,出村入市一共3條道,都埋伏好民兵,來個包餃子,讓你插翅難飛,這小子真是趕盡殺絕了。

被逼無奈,為了趕成這個集,宋某家人,想盡了法子,比如:半夜出發,別人還在夢鄉裡,他們就上集了,在集上睡一覺等到天亮,這世道,有什麼法子?再一法,趕集的前一天,先把鍋箅子,偷偷的運到離市場近的某個地方(比如合適的某家)隱藏起來,到時直接去取。這個潘某,這個共匪,簡直要把人給逼瘋了。

後來這個大隊長潘某,在50多歲的時候,得了肝癌,不治身亡。人們私下說,這小子壞事做絕,死有餘辜。◇

原文鏈結:http://news.epochtimes.com.tw/9/10/15/124005.ht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