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英國主動取消世博演出,誰丟臉?

原文鏈結:http://tw.epochtimes.com/10/9/11/147564.htm

☉劉曉

在宣揚歡迎四海來賓的中國上海世博會,日前發生一件奇怪的事情:英國文化委員會和英國國家芭蕾舞團發表聯合聲明,取消本定於9月8日在世博會「英國日」進行首場演出的芭蕾舞劇《彼岸》(The Far Shore),「這個演出是不合適的,因為該舞曲會淪為『政治工具』」。原來,為該舞劇譜曲的英國作曲家彼得‧瓦爾(Pete Wyer)曾在樂譜上寫下這樣一句話:謹以此曲獻給西藏人民。

英國主動取消世博演出,誰丟臉?
瓦爾指中方令芭蕾舞團「成為政治工具」,並取消原定於9月8日在世博會「英國日」進行首場演出的芭蕾舞劇《彼岸》(The Far Shore)。(Getty Images)

對此,瓦爾深表失望並認為難以理解。因為他不明白的是,儘管自己在樂譜上寫下那句話,但在中國的演出根本沒有現場伴奏,而是會使用預錄的音樂;也就是說任何人都看不到樂譜上的字。而且,那句話只不過是按照藝術界的行規,表達「個人微不足道的敬意,與政治毫無關係」,他表示「把芭蕾舞劇視為政治工具是錯誤的」。

據英國媒體報導,先前英國文化委員會和芭蕾舞團並沒有注意到這一點,直到最近才通過《泰晤士報》得知。為防止事後被中共政府興師問罪,英國文化委員會率先自律,取消演出。

是什麼讓懂得行規、懂得藝術自由的英國人在中國卻做出這樣違背自己價值觀的舉動?也許,他們比藝術家瓦爾更清楚,即便是一行小小的而且是在中國無人看到的字,也會讓中共政府害怕;因為對中共而言,西藏問題是一個非常敏感的話題。既是如此,還是不觸碰的好,省得事後麻煩。

和自己那些已與中共打過較長時間交道的同胞們不同,一直生活在民主國家的瓦爾或許不知,在中共治下的演出是一定要符合中共口味的,而且千萬不要觸碰中共的「政治禁區」,即在中國大陸的任何公開演出,都不可以談西藏、台灣、「天安門廣場」,不可以有任何反共傾向。而瓦爾竟然「無意」間踏到中共禁區,也就難怪被封殺了。

在瓦爾的同胞看來,踏到禁區的他的「過錯」不僅在於他的獻辭,舞劇的內容在中共看來也是具有極強的影射內涵。「這是一個漂落在民間的故事,受到了柴可夫斯基《天鵝湖》的創作啟發,講述一個真理必將戰勝欺騙和黑暗勢力的故事。」如此內容加上獻辭足以讓中共「浮想聯翩」,而「浮想聯翩」的結果就是:舞劇內容可能會「誤導」觀眾,引起社會「不安定因素」;瓦爾是支持藏獨的、是和達賴喇嘛一夥的,也就是中共的敵人。如此一來,一旦演出照常上演,世博會上的英國館、乃至英國文化委員會以後在中國會因為瓦爾而遭受什麼懲罰也就難以預料了。

此外,前車之鑒不遠。2008年3月,冰島知名女歌手比約克在上海舉行個人演唱會。在演唱最後一首歌曲《宣布獨立》時,她高喊「Tibet、 Tibet(西藏、西藏)」而引起現場騷動,隨即被德新社、美聯社等國際媒體報導並傳遍世界。中共的憤怒可想而知,並由此宣布加強對外國歌手和演出的控制,比約克也從此被封殺。

在中共的嚴控下,瓦爾的同胞們只能選擇犧牲瓦爾、犧牲價值觀,而選擇與中共妥協。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西藏問題專家羅伯特‧巴奈特(Robert Barnett)教授評論道:取消演出是一個「人們與中共外交打交道時的特徵,是一個先採取行動獻殷勤的做法,在他們沒有問之前就先讓步,以防他們問起……我們在其他國家身上看不到這種情況」。

也有人認為,正是中共強迫英國文化委員會取消了演出。英國議會跨黨派中國問題小組副主席馬克‧普里查德(Mark Pritchard)議員表示,中共領袖「習慣性地對於言論自由過於敏感」導致了演出取消。「實際上,這件事看起來是中共當局迫使英國文化委員會,因為很明顯是個人的言論而取消了這部感人的芭蕾舞(的演出)。」

無論是英國文化委員會自律,還是中共強迫,總之,演出是取消了,中共當局表面上看是鬆了口氣,但英國文化委員會此舉除了讓自己遭受詬病外,中共當局的顏面豈不是又在世人面前丟失?中共希冀通過世博樹立的「開放」形象,如此一來豈不是功虧一簣?

當然中共類似的愚蠢之舉並不僅此一次。2008年奧運會如此,2010年初禁止美國神韻藝術團7名主要工作人員進入香港也是如此。每一次都讓世人看到了中共的恐懼,看到了中共是如何地懼怕真相,如何地擔心政權不穩,中共的國際形象更是每況愈下。不過,中共當局大概對此並不在乎,反正國際形象早已「不堪」,再多一樁醜事又何妨?

世博的「西藏活動周」正如火如荼地展開著。中共官方推出的「天上西藏」系列活動正謳歌著中共治下西藏人民的「幸福生活」,可是,西藏人民真的幸福嗎?《彼岸》被禁說明了什麼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