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尋找永恆與自我 汪衛星藝術創作歷程

原文鏈結:http://news.epochtimes.com.tw/11/12/24/182566.htm

文/汪衛星 圖/法輪大法弟子藝術中心

藝術家 汪衛星 (正見網)
藝術家 汪衛星 (正見網)

以前我認為創造一種獨特風格,就是表達「自我」。然而一種樣式一旦被公認、模仿,也就成了群體「肖像」而沒有了「自我」。

正統古典寫實繪畫,則不容易模仿,畫家的技巧與精神層次盡在畫中,「自我」如實展現。而當我在修煉中,不斷去掉後天觀念時,先天的「自我」就在那裡,不需要刻意地去表達。

我出生在中國大陸,從小生活在一個人鬥人的環境,看到、聽到的既無和諧也沒有美,更談不上「永恆」。然而作為藝術家,我一直在尋找著永恆之美。什麼是美?怎樣才能永恆?我也一直在尋找著自我。什麼是自我?又怎樣去實現自我?整個尋找過程,已是生活與生命的一部分。我為找不到美而嘆息。1987年畫了《自畫像》,畫中我被困在漩渦裡,同年8月來到美國,仍希望能找到心中的美。

¢《自畫像》殘破與重複

我花了十多年學習、鑽研寫實技巧,卻發現自己總是走到第九格階梯的時候,停止在那裡。第十格就是上不去,也不想上。看到很多藝術家借助照相機與投影機,既方便又準確,我也跟進;時間一長,原有的能力不斷喪失,我對自己越來越沒有信心。在各種現代理論的教育與影響下,我理解為「藝術形式的變化是藝術的發展:後期產生的形式高於前期的形式。」於是,我又開始嘗試不同的材料與樣式。以為與眾不同的表達形式與內容,就是「自我」與「自我價值」。

即使作品形式很獨特,但是我的內心充滿焦慮與沮喪。我畫秋天的落葉、凋謝的花朵……想起希臘神話中的薛西弗斯,把石頭推上山又滾下來,再推上山再滾下來。這種無休止的重複,就是人生的自我價值?無奈中,又畫了第二幅《自畫像》(1995年)。畫面上有一個畫架上一塊畫布,畫布上一個畫架,畫架上一塊畫布……在人生與藝術的生涯中、在美與自我的尋找中,以這幅《自畫像》為自己作了註解。

 ¢心越純淨 古典寫實技巧越自如

1996年,我有幸修煉法輪大法。這是一門性命雙修的功法。要求學員在修煉身體的同時,以宇宙的特性「真、善、忍」為準則,調整自己每天生活中的思想與行為。學煉的過程中,身體越來越健康,精力充沛,內心也越來越純淨。

有一天,一幅色彩不協調與構圖混亂的巨大油畫,讓我回憶起以前有過的焦慮和茫然;雖然當時的心情非常平靜,卻也意識到:藝術作品的內容與形式,是由藝術家內心的狀態與對美的理解而定。以前我把美的定義在「由『破碎』而組合構成的衝突與對比中」,是因為當時心情不完善所造成。

我到巴黎羅浮宮臨摹古典大師的作品,在平靜的心態中,越來越能品味和諧的美。從觀察體會到古典大師繪畫技巧裡「細膩而不呆板的描繪、豐富而又和諧的色彩變化」,才是我所尋找的高質量美。我可以輕易的在現代的形式中表達,對比、變化、節奏等等這些要素;但在高質量的寫實作品中就不那麼容易。

 ¢平和構築暴風雪動勢

《忍》這幅畫完成於2005年。畫中人物李昂,是一位退休的美國法輪功學員。他原本住在休士頓,當他得知中共鎮壓法輪功後,天天到休士頓中國領事館前靜坐,要求停止迫害。2004年他來到曼哈頓,不管是炎熱的夏天還是寒冷的冬天,他日復一日地在街上向路過的人們,講述著法輪功在中國遭迫害的真相。

《忍》局部圖。
《忍》局部圖。

畫背景時,我用大筆刷和很多的顏料,按自己當時的心情揮灑;想表達出暴風雪的動勢。這種以當時激動的情感表現的動作,最多僅造成畫面一些不同質地的變化;而這種變化卻是我以前所追求和刻意要表現的。我把「美」局限在兩度空間的變化,因此沒有深度,也可以說比較容易處理。

在暴風雪中
《忍》(又名《在暴風雪中》),汪衛星,油彩.畫布,122×79cm,2005年。

現在我發現內心平靜和人的修煉成正比:思想與行為中不好的物質去的越多,內心就越純淨,技巧運用的越自如。

在經多次試驗後,我改以平和的心情,構築出暴風雪的動勢,條理地畫出色彩、明暗間的細微變化。然而以靜來畫動態很不容易;既要保持動勢又要以很平和的心態作畫,是需要很強的自我控制能力。刻畫臉部與邊線的虛實變化,也需要靜心觀察與精細表現;顯然地,這不是我以前所能表達的了。還有刻畫精神內函方面,如果我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美」與「善」、不知道要表達什麼,也就表達不好,因為這不是靠技巧就可以達到。

 ¢眼神還不夠善

一個特殊的機遇,有幸把這幅畫呈現給我修煉的師父。他看了畫後說:「眼神還不夠善。」當時我還不懂怎樣是善的眼神。就把李昂請到家裡,對著他的眼睛畫了四小時。在與他談話中了解,他是那樣的單純,眼珠透明純淨,就像一個小孩,沒有一點雜質。這時候才發現,我畫中的眼睛炯炯有神,是屬於英雄的眼神。一個英雄,他雖有善行,為他人做好事;但是,他會顯示與證明他的能力、在生活與事件中去競爭。而李昂沒有。他沒有顯示、也沒有競爭、不證明自己,僅僅以一顆善良慈悲的心,希望更多的人了解在中國發生的事情,使那些被迫害的生命早一天能夠得到解脫。

這時我才懂得一個修煉人的善的更深涵義。也同時看到自己以前的善中,含有證實自己不純的部分。當我發現和努力驅除這些不純的因素時,我的內心也變得更純淨。只有達到那一境界的時候,我才有能力把那種只為他人著想,無所求的「善」表現出來。

為了把這幅畫表達好,我再請他當了兩天的模特兒,仔細地刻畫了他的眼睛,以及那些生動的臉部皺紋——那些在炎熱太陽和刺骨寒風中,所留下的痕跡。通過這幅畫,我對法輪大法修煉有了更進一步的體會。我感到自己很幸運。我的師父不僅教我怎樣做人、怎樣修煉,還教我在畫中怎樣表達。

 ¢返本歸真 恢復初始創作能力

從我尋找「美」與「自我」的過程中,看到藝術與人體修煉之間的密切關係。「法輪大法」,開啟了我尋找「美」與「自我」的通道,讓我認識到修煉的意義:「返本歸真」,我恢復了原始的藝術創作能力。

作為一個藝術家,我不僅僅把「美」表現在畫布上,更應該捍衛宇宙中正的因素。在我的故鄉,和我一樣修煉法輪大法的同胞,正被關在監獄、精神病院,甚至被打死。為了制止這一殘忍的迫害、為正在受到不公正待遇的同胞,開創與建立一個人能夠生存的美的環境,我參與了「真善忍國際美術展」的創作。

群體藝術家的「返本歸真」,必將帶動藝術返回到曾經有過的鼎盛時期,甚至更加的輝煌;當「美」符合了宇宙「真、善、忍」的特性,能夠在宇宙中保存,也就達到了相對的「永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